下午三点

有些話太難開口 索性就爛肚子裡吧

准备用手机拍一部电影(也不算电影) 名字就叫《马丽亚的开挂人生》 开篇的第一句旁白已经用浓郁的鼻音录好了 夜里 脑子里的想法和止不住的喷嚏一样多 二十多岁的人啊 总会有一些或大或小突如其来的挫败感 不管怎么樣 都要说去他妈的 都要脱掉臭袜子 睡觉

“他们挣脱大地粗暴的束缚 去触摸上帝的脸”

“自由 自由对于你来说一点儿用都没有   你不享受它 它就给你带来空虚和抑郁

一个人如果没有足够的成熟和独立  是无法承担自己的自由的。”



狂风过后没有暴雨 


窗外万物纷飞

屋内叠袖而眠




活在别人的回忆里从来都不是我的目的  但却仍然希望 

你在狂风中独行的时候  会想到我


就像我想到你是一样的



请最后一个离开的人关上灯  好吗


不想等到了晚上再发。

还没有知道你养的蚕有没有破茧成蝶

就再也

像是那丢失的第一颗海螺  再也找不回来  再也不用担心是否能够养活 


就让它在不知道的地方继续长大或者腐烂发臭。

逼哥 你不要只唱歌不说话。

下雨天 无聊的下午 一捧满天星。